L O A D I N G
blog banner

傀巫 第三章 刑场庄园

傍晚我从林可可家出来后来到了一条小湖的旁边,夕阳的余晖淡淡的洒在了湖面上,斑斑波澜,映在我眼底的确实猩红色,说实话我有点自责,如果我之前极力阻止他们前往那个地方或许可可不会变成那副鬼样子。因为在他们出发前可可来找过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去,路途遥远,我并未答应,那个庄园我见过照片,当时没太在意,只是告诉她要小心注意安全罢了。却真的出了事。

下午四点五十分正在吃饭的我突然接到了徐林的电话,电话那端带着颤抖的语气告诉我可可出事了。

徐林,林可可,赵勇昌,罗吉,胡美已及我都是同一个班级的学生,因为我时常缺课很少和他们打交道也只是知道名字罢了,唯一熟悉的便是林可可,她是我小学同学,而徐林则是我的高中同学,这俩个人因为我的关系有了交际并成了男女朋友,我到时有点第三者的尴尬。

五个人都是灵异爱好者经常会组队去山里野路上探险,我称之为“寻找刺激的富二代们”事情就出在三天前的一次探险上。

目的地是一座荒废在山上的老庄园,那是一座有点像英美风格的园子,园子很大,活动面积占据了半座山。位于我住的地方向南位置,面朝西门开南。庄园盖在了半山腰上,终年很少能晒到太阳,四周的树木都是脱了叶子的光枝丫,那些枝丫四处伸张,像极了枯瘦如柴的手指,在极力挣扎。

据徐林描述,他们一行人准备在庄园过一夜,下午从山下小镇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到山上已经是四点左右了,为了在天黑前打理好休息的场地,他们找了一间二楼靠卫生间的房间住下,并打理了房间和卫生间。山里的房间是没有灯的,他们点了四根蜡烛在四角边,有准备了一个手电筒作为晚上夜行用。

当我来到可可家,徐林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面色有些发白,看起来有些憔悴,但还是打起精神来给我倒了杯茶,并示意我坐下跟我说了一下那天的事情,一切都是那么平常,除了半夜胡美陪可可去了一趟隔壁的卫生间他们五个人几乎是整夜的待在一个房间里。

我看着坐在对面的徐林,听着他的叙述我有些走神,是因为看着他想到了其他事情。可能徐林察觉到了我的异样,便轻声的咳嗽了几下,回过神的我显得有些尴尬,问道:

“可可和胡美一起去的卫生间,那胡美回来后有什么异样没有?”

徐林愣了一下随后双手环抱想了一会答道;

“没有特别的异样但是说到从庄园回来的不一样,我们五个除了可可非常严重外,都出现了虚弱感具体都是人没什么精神感觉十分疲惫”

来到这里第一眼看到徐林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他的虚弱,这种虚弱并不是身体上了,而是精神上的虚弱,这是很明显的精气被外力强行抽走的特征。但是我想不通什么样的力量能同时抽走五个人的精气并且造成了其中一个人三魂七魄直接没了六魄。可可三魂中的七魄只剩下了一魄这就是为什么她现在人醒这却如同痴儿一般,不会说话,流口水,不识人。而我在可可的旁边点了聚魂灯,灯里烛光摇曳随时都有可能灭掉,这表示有什么东西吸食了那六魄真在消化,也就是炼化。我也在徐林身边点过聚魂灯,而他要比 可可好很多,只少了一魄,而这一魄并无大碍只要三魂供养人精神得以休息就可以再凝聚出那少了的一魄。

三魂没了七魄的循环,可可极有可能会直接睡死过去,就好比植物人,现在残剩下的一魄,只能维持几天而已,在这几天里如果六魄回不到体内,那这一魄便会因为循环而灭,三魂失去了循环体系就会瘫痪,而可可就会变成失去灵魂的活尸一样,只是活着,长眠不起。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必须要去一趟那座庄园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才能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并且找回那消失的六魄,我做了一下猜想那座庄园里最少有五具灵,或者是有一具极恶凶灵,不管是哪一种猜想都不是我现在一个人可以解决的,我需要去找一个人借一样物件,并且还需要一个人帮助。想到这我又一次的把目光发在了徐林身上:

“我需要去那座庄园一次,并且你要和我一起去”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徐林说道

 “好”毫无犹豫的答应了,干脆的让我有些诧异。

从沙发上站起来后,我淡淡的环顾了四周,简约风格的装饰很适合徐林,端起那杯水浅浅的喝了一下,突然觉得话题已尽,不打算再多留了。

“我差不多要走了,明天到三和机场,随后我们在去北郊的庄园。”

说话间我已经走到玄关处准备穿鞋了,徐林跟在后面准备送我出去,眼中全是疲惫之色,看来真是不容小视的灵在作怪。正当我要蹲下去换鞋时忽然想到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刚刚被我直接忽视掉了,我转过头看着站在身后几步远的徐林,在想要不要问他。徐林站在后面 被我满脸疑惑的样子弄的有些不自然,随后来了一句;

“要我帮你穿鞋吗?”

突如其来的一问,让我大脑掉了链子,一边摇头一边示意不需要。

出了可可家我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湖旁,夕阳撒满了大半个湖面,想起徐林说的事情,又想起了高中的时候,徐林不仅是我的高中同学还是我的同桌,高三他突然转学便没了音讯,到了大学才再次相遇还知道他转学之后去了我小学同学林可可上的高中,并且在高三徐林和林可可交往了,以至于大学同居,刚刚的问题应该是不许要问的吧,毕竟已经同居了,问了反而十分尴尬。

思绪混乱的我,看了看手臂的手环,手环成蛇形状缠绕在我的手臂上,而这是一条蛇,只不过是金属的,蛇身上布满了咒印,在夕阳下散发出淡淡的黑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斜阳下,我的背影被拉的延伸,慧眼的人一定能看出那道长长的影子上有一条手臂一般粗壮的蛇盘踞在我的身上并散发出淡淡的黑色气体,那是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