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O A D I N G
blog banner

深山故事:柜子里有什么?

有一次,因为表现良好被派往某边境边防单位参加训练。那地方处在一片原始森林中,地形地貌类似于贵州但要险峻的多。

这片原始森林树木茂盛,山高地险,一年都看不到几次太阳,长年被雨云遮挡。我还记得以前在那边走路的时候都不敢稍微大声说话,害怕会下毛毛雨。

我们坐的卡车,到地方后我被分到一个宿舍楼,只有两层。这个宿舍楼是老房子改的,重新刷的漆换的新床。

七月中旬晚上八点多就开始黑了下来,到九点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丝光亮。听说是为了节省能源,所以那里唯一的小电站很早就会拉电闸。

有天凌晨两点多我起夜,打着手电筒去卫生间。说实话还是有点害怕的,感觉世界上就剩我一个人,四周黑漆漆的,好像有股浓雾翻滚,也许眼花了吧,这么黑,怎么会看到雾呢?

因为这里太潮湿闷热,晚上起来的时候身上都是汗所以我上完厕所后又用冷水擦了擦身子,简单洗了个脚就回宿舍里爬到上铺睡觉。

这里富含水分子的空气让我一个在戈壁呆了好几年的人不太习惯,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但一直没睡的太死。

朦胧中我觉得好像屋顶有动静,但没太在意,因为明天还有工作。也许是老鼠吧?迷糊迷糊的我这么想着。屋顶有吊顶,正好有一段空间可以让动物攀爬。

第二天中午休息结束的时候我想起这事,然后就跟其他人开玩笑说,咱们屋子里有耗子,小心半夜爬床上!还有人都笑着打趣说“不用小心半夜爬床上了!刚才起床的时候我还看到一只老鼠在“小钢炮”身上爬呢!大家都笑了起来,也不是这话有多好笑,而是因为这里荒山野岭,又没有信号,根本见不到生面孔,所以一件小事也够我们发掘里面的小乐趣。

下午我把这件事当个笑话讲给这单位的一个同事说,没想到他反应很大。有蹊跷!一是闲着无聊,二是因为….好吧,也是无聊,我发现他这反应奇怪,于是就问他咋的了!?

这位同事虽然比我大不了几岁,但头发基本死绝了,在我们这种工作里也算是个老同志,他在这个深山老林里待了八个年头,今年就是最后一年。

我和这个老同志之间关系比较好,关键在这种荒山野岭的情况下他还欠我一包烟。虽然他磨磨蹭蹭的不想说,但还是被我扳开了他的嘴。

“那时候我还是新人”他说。刚来这还不到一年,就住在你现在住的寝室的楼下。有一天五点多,我们训练回来,接到紧急通知,说是有一位老乡被困在雪山里,让我们赶紧上山去搜救那个老乡。你也知道,这里是一片山脉,虽然是春天,但也有好几处雪山没开化。还没有公路,我们只能一座一座的找。其实当时我们都不抱希望能找到那位老乡了,毕竟现在在这片山里,还有好几位牺牲的同志没被找到。

我们一直找啊,直到到第三天早上六点多,才在一个雪山凹里找到那个老乡。他是个藏民,六十多岁,已经死透了,死的很诡异,半睁着眼,嘴咧着好像是在笑!光着脚,上衣脱了下来,本来黝黑的身子被冻得发白发紫。二三十人轮番上阵才把这个老乡抬回来。

把他带回来后,领导去联系这个老乡的家人,我们让卫生员看完之后,就用白床单把他包起来,放到你睡的那个寝室。

“我睡的寝室!?”

“对,因为那个寝室死过烈士,想着就算出事也有烈士压着!”

“那个尸体在寝室里待了一夜,以前住在那个寝室的人本来想换到别的屋里睡觉可领导不同意,说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怕的?就当是给这老乡守夜了!或许烈士真的管用,那天晚上虽然那些人睡的不太安稳但也没有什么离奇的事情。”

“屋里放个死人谁能睡消停,你们以前那个领导也真狗!”

“嗯,第二天死者的家属就把他带走了。本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们人心惶惶。”

“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尸体送走没几天后,他们班一个新人开始梦游,一开始只是说胡话,什么烤鸡在柜子上,什么巴啦啦小魔仙呜卡拉变身。这事虽然少见,但咱们这种工作说梦话和梦游的人也不少,大家都没放在心上,还天天拿他开玩笑。可没想到他梦游的越来越严重,甚至晚上开始四处走动,一些守夜的看到那个新人大晚上四处游荡也挺吓人,他们就把他带回寝室睡觉。直到有天早晨我们晨练,他的班长怎么喊他都喊不醒,以为他想要偷懒,于是往他脸上泼冰水,没用,拿腰带抽他,没用。就在大家商量怎么办的时候,那个战士突然直挺挺坐起来,闭着眼,然后自己走到楼下后厨,我们当时都跟着他,想看他要做什么,他也不搭理别人,径直走到菜案子那拿起一把菜刀就开始乱挥乱砍!这把我们吓一跳,寻思他抽什么邪疯!好几个人用防暴器材把他拿下,那个人被拿下后自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他瞅自己身上被五花大绑还一脸茫然。他做的事情都忘了!我们把他转到外面医院,这个新人转走后也就没有再回来。”

“虽然他被转走了,但那个班并没有消停下来,有次他们班开班会,七点多的时候一个靠墙的单人柜开始响,(单人柜两米高,七十五公分宽,刚好能容下一个人)这一响把开班会的几个人都弄懵了!他们直愣愣的瞅着柜子,发现柜子门要被从里面推开!一个老同志反应特别快!看门要开,连忙喊到!‘快堵住柜子门!别让门打开!’几个年轻小伙子一听,连忙跑过去把柜门死死抵制,里面的什么东西好像发现柜门打不开,就开始疯狂的锤门锤柜子,这动静把其他班的人都惊到了,都过来看,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抵了不过几分钟,就浑身大汗,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吓的。”

“过五六分钟,柜子里的东西好像消停了,那几个年轻人松了口气,领导也到了,看门消停了领导就命令几个士兵把门打开,看看怎么回事,那个老同志劝领导不让他打开,领导也不听!几个年轻人只好硬着头皮把柜子门慢慢打开,那时候感觉空气都凝固了,大家大气都不敢喘,手里拿着家伙,紧张的往里面看!”

“门被打开了,但里面….空无一物,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那个老同志执意要求把柜子丢了,领导不肯,说因为这属于公物,随便丢了报告耗损怎么报告?”

“这领导说的屁话,贪都不知道贪多少了!”

这话自己想想就行,别乱说。

“然后他们怎么办了?”

然后那个寝室的人凑钱,把柜子损失补偿金给了那个领导才让丢。一共八百块,那时候我们一个人一个月工资才九百不到。他们把那柜子抬到驻地后面的河那,这条河直通印度,他们找了几块木板把柜子绑起来,就让它顺势飘到印度,让祸害印度鬼子去!

虽然柜子飘着了,但那个寝室一直不对劲,一到晚上,就听到屋顶有动静,和我一年到这的朋友当年就在那寝室,我那个朋友睡在上铺。

他跟我说有天晚上他被声音吵醒了,迷糊中睁开眼睛,他看见,有一个赤裸着身子,全身惨白的精瘦男人,趴在蓬顶上,四处攀爬,他吓得一下精神了,费劲的拉着隔壁铺位的老同志,好不容易弄醒了就小声问那老同志。“你看那爬着的是什么玩意!?”,老同志被拉醒,隐蔽的看了眼,也压着嗓子说,“别说话,赶快闭眼睛睡觉,假装看不到他!”之后我这个朋友跑五公里的时候把一个两寸长的洋钉硬生生钉在头顶还跑回来了!我给他拔的,特么钉的好深!

我这个老杆子说到这明显感觉他打了个摆子。“那你那个朋友后面怎么了?”

“我那个朋友然后因为精神问题退出服役了,之后我们找人把这个寝室楼重新装修了一下,就在不久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